• 欢迎访问桑庄镇便民平台:www.sangzhuang.net,本平台旨在为桑庄人民提供生活便利。
  • 欢迎桑庄周边商户登记入驻本网站:商户点击登记入驻
  • 欢迎大家关注桑庄镇微信公众号:sangzhuangzhen
  • 欢迎加入QQ群: 桑庄便民平台QQ群
  • 如果你喜欢哪篇文章,不妨在文章后面点个赞(喜欢)吧,或者留下你的评论吧。
  • 如果您觉得本站非常有看点,那么赶紧使用Ctrl+D 收藏桑庄镇便民平台吧!

鲁姓与桑庄(鲁子明第十九代孙鲁风帆撰文)

  桑庄属河南省邓州市管辖。1949年设桑庄区,1958年为桑庄公社,1983年将公社改乡,2000年撤乡建镇。镇现辖19个行政村,84个自然村,219个村民小组。在档户籍19981户,共计66841人﹙2012年在册统计数,不包括“黑娃”和已外迁外地之桑庄籍人。﹚,有良田八万四千多亩。这里气候宜人,四季分明。人杰地灵,村富户强。交通便捷,公路成网。﹙据可靠消息称,规划中的郑州至重庆高速铁路经由桑庄设站通过。﹚更有豫53线,日﹙照﹚南﹙宁﹚高速公路与太﹙原﹚澳﹙门﹚高速公路交汇于此。

鲁姓与桑庄(鲁子明第十九代孙鲁风帆撰文)

 桑庄,乃是一座古寨。其历史悠久,人文沉淀丰厚。据考证,早在元朝以前这里便由桑姓人居住,时称桑家庄。此寨坐落在邓州至新野县的官道上,距邓州城和新野城各约30华里。桑家庄古寨北依宛洛,南通荆襄。西靠伏牛,东连大别。更是邓州东南之门户,又系新野、邓州之咽喉要冲。汉时为棘阳城所在地,战略地位十分重要。所以,这里常为古代兵家屯兵之地,因而素有“棘阳雄关”之称。

  这座古寨有内外两寨,且均为土垒寨墙。一条寨河环绕四周,寨墙高7米,寨河宽6米,深3米。寨河之水是引湍河支流小洪渠的河水而来,一年四季潺潺流水,清澈秀丽。外寨有东西南北四座寨门并各设吊桥,夕闭朝开。其内寨的位置在古寨内之西北偏南,内寨呈不规则之圆型,直径长约四百多米。寨墙高近两丈,西边的寨墙和外寨的寨墙共用,内寨的寨河环绕西、北、东三面,仅有唯一的一个南门与外寨西门相通,所以俗称“夜壶寨”,当地人皆谓小寨。

 据传,鲁子明第九世孙——绰号大善人鲁璋等鲁姓后人于清朝康熙二年、捐巨资在小寨内重建了鲁氏宗庙祠堂。其祠堂飞檐斗拱,结构严谨,青砖黛瓦,雕梁画栋。堂内先祖塑像笑容可掬,各系宗辈排位井然不紊。这里环境庄严肃穆,常有鲁氏后人前来虔诚瞻仰。寨内苍松翠柏,幽雅别致。各种碑刻石雕林立有序。其规模之宏大,真可谓巍巍壮观也。她完整地展现了中国古代宗庙祠堂之庄严和恢弘,实为华夏乡村千年文明殿堂之缩影。每逢清明时节,鲁姓族人皆欢聚于祠堂内祭祀先祖。祠里堂外香烟缭绕,烛辉煌空前。此时更有大戏连台,热闹非凡。这场景在桑庄乃至邓州可谓首屈一指。实可惜兮!此古寨和鲁姓的宗庙祠堂以及南寨门内的古建筑群——娘娘庙及大戏台皆毁于1958年的大跃进运动。——此乃桑庄人之莫大憾事矣!

  我小时候就曾经听到过智者云:桑庄古寨之美,承载着桑庄人的希冀;桑庄古寨之壮观,孕育着桑庄人的灵气;桑庄古寨之圣洁,寄寓着桑庄人的福祉。是啊!令人魂牵梦萦的桑庄古寨凝聚了多少桑庄人的心血!

  据考证,鲁姓的得姓始祖是姬旦,又名周公。周公旦为周武王之弟,是周朝初期的三公之一,是周武王克商灭纣时的一员主将,居功至伟。周初,周武王大封诸侯,周公旦被封鲁国(都城在今山东曲阜市。),为天下最富饶的地方之一。周公旦被册封后,因要留在京城辅政,乃遣其子伯禽,就职封地鲁国执政,下传三十四代,历经近900余年。直到鲁顷公二十四年(即公元前256年。) 时,鲁亡于楚,多数子孙为避祸端而逃亡异国他乡,星罗棋布于神州大地。其后裔盛衣冠望之时,为怀念故土遂以国名为氏,始称鲁姓。他们尊姬旦为鲁姓的得姓始祖。

 我们河南省邓州市桑庄镇一带的鲁姓,是从明朝洪武年间的卫辉府浚县车家湾﹙-说杞县拐子章村。﹚迁居到此。当时——元末明初战灾不断,黄河流域常年泛滥,又遇瘟疫流行。因此,中原人迹稀疏。按照大明朝的移民政策,我开荒之祖鲁子明于是南度黄河后,又沿着洛阳,临汝,鲁山,南阳至豫西南邓州时称桑家庄﹙即今天的桑庄镇。﹚的地方落户。始祖将近而立之年,与当地桑姓人家结好秦晋。自此男耕女织,繁衍生息,辛苦勤劳,绵延子孙至今已二十四代!桑庄鲁氏子孙数万余人,历经数百年又播迁邓州数乡镇、南阳地区数县以及其它省市等地。

  经查证,早在元朝以前,时称桑家庄一带的原住民仅有桑家庄的桑姓,安众的安姓,燕店的燕姓,秦营的秦姓,尹集的尹姓和湖堰的胡姓等,究其住户不足100,人口不足700。但是,自从明初大移民至清朝中期,特别是自明朝万历年间从外域引种番﹙红﹚薯和马铃薯使人们的温饱得到改善以后,桑家庄一带的人口才随着全国人口的迅猛增长而兴旺发达起来。但是,在和我先祖鲁子明同迁到此的十几个姓氏中,为什么只有鲁姓树大根深,枝繁叶茂而成为独树一帜呢?听我父亲说,他爷爷的爷爷所讲述的一个个美丽的传说,才揭开了这个谜底。

  相传,朝廷所派负责谴送移民的官员,带领我先祖鲁子明一行数十人风尘仆仆来到邓州东南桑家庄地界后,正值春旱。在组织移民考察桑家庄四周可垦土地时,近处,因黄土地上常常刮起黄风﹙今称沙尘暴。﹚而显脏乱;远处,黑土地却因不扬尘而显得干净许多。当确定分发土地时,部分移民为了争夺不扬尘的黑土地而闹得不可开交。这时,唯有我先祖鲁子明把干净的黑土地“让”给别姓,而自己却留在扬尘的黄土地上。

  其实,他暗中做了调查研究。因此,他早已胸中有数:这里的黑土地当地人称之谓料姜石漏风地﹙即不保墒之土地。﹚,这种土地既怕旱又怕涝,因而不长庄稼。在我小时侯的夏秋季节里,桑庄北南一带的农田十年九涝,常常因雨多而一片汪洋,从而庄稼绝收。而黄土地却因土质肥沃,抗旱耐涝而丰收。实践出真知,它证明了我先祖鲁子明的聪明才智和高瞻远瞩,从而使他的后人们丰衣足食,自然会人丁兴旺,终成桑家庄一带首屈一指的大户人家,乃至邓州市的名门望族之一。

  我始祖鲁子明移居桑家庄时,这里全由桑姓的大户人家居住。桑姓有一才女,﹙其名子无可考。﹚。因相貌出众,身心淑贤,事理通达,心气和平而众所周知。可是,却久觅门当户对之君郎不遇,时年二十又八。二十五岁的穷移民鲁子明相貌堂堂一身帅哥之气,在原籍已入学堂读书多年。他对人厚道,聪慧敏捷,性行淑均,晓畅耕读。一个偶然的机会与桑氏女一见钟情。可是,这一对剩男剩女却因女大男三岁不合当地婚俗,且穷富差异悬殊而门第不对,遂遭到众人的极力反对。当初反对此婚姻的丈人思想良久后改变主意,想让鲁姓婚后及其后世子孙改为桑姓,却遭到了我始祖爷的拒绝。

    有道是天道勤酬,我始祖鲁子明人穷志不穷,他筹而不愁、自强不息。历经千辛万苦一年又余,便在寨内自建两间土坯茅屋欲做新房。新婚之夜,闹房的人很多。就在新郎新娘相互拥抱时,一个硬棒棒的东西将一对新人的胸部顶得疼痛难忍、便哎吆一声。新娘当众脱掉外衣时才发现是一块若大的金砖。——原来是开明的丈人丈母送给女婿的重礼。此事一经传开,寨内寨外赞誉连连。从此,也改变了当时当地的婚俗旧规。此所谓:女大三、抱金砖是也。

  和鲁子明一同迁到这里的胞弟鲁子亮、见哥哥执意要娶比其哥大三岁的桑氏女为妻,一气之下孤身迁移落户到长江北岸之南郡﹙今荆州,天门一带,属湖北省管辖。﹚地界。清朝中期至民国初年,每逢清明节桑家庄鲁氏祭祖之际,鲁子亮的后人都派代表到桑家庄参祭,可惜后因战乱而中断。

  光阴似箭,日月如梭。转眼间桑氏女为鲁姓所生的三个儿子皆已长大成人。其子婚配后,聪明多智的我始祖鲁子明再次展现其高瞻远瞩:不让三个儿子与自己同居桑家庄寨内。除长子鲁政留在寨内身边外,其三子鲁颜芳次子鲁通被分别规划在离桑家庄古寨门外、东西各约一公里处﹙即现在的东鲁营村和西鲁营村。﹚的黄土地上建兵营式住宅,使两子另居其所。这两处东西鲁家营地与桑家庄古寨形成掎角之势,其目地是:在兵荒马乱之年景,将会保护古寨之安全,从而使鲁姓长居久安。自此以后,在当地便形成了闻名的桑家庄三户鲁家之说。

  子鸣家声近,祖训恩泽长。我先祖鲁子明有一个聪慧敏捷的头脑。他迁到桑家庄后很快便溶入当地社会,特别是婚配得子之后更是苦心经营这个家庭,他千方百计使这个鲁姓家族兴旺发达。他治家有方耕读传家。据传他制定了一套严谨可行的家训家规,可惜因战乱而失传。凡此种种,使得鲁姓家族六畜兴旺,其人口也迅速膨胀起来。而原住民的桑姓,却因多种原因而渐渐衰落。直至清朝道光年间,全桑家庄里的桑姓完全绝迹。这时,桑家庄本应改名鲁家庄。但是,鲁姓不忘先祖母桑姓的恩大如山,只是将原来的村名去掉“家”字。从此,这古老的桑家庄便被称谓桑庄。

  我先祖爷鲁子明生前的晚年,请一位著名的风水先生看就距桑庄西南方三公里外﹙桑庄镇之李岗村附近。﹚的一块墓地,说是不出百年鲁姓便有巨星闪现。先祖爷信以为真,他仙逝后及其数代后世子孙之灵便被安葬在这座墓园里。此墓园占地数十亩。园内松柏遮天蔽日,墓碑林立。墓道两侧更有各种石雕成行。先祖爷鲁子明之墓、大如麦秸垜一样,令人见之便顿生敬畏。数百年来,昼夜看护墓园者从未间断过看护,直到1950年土改时,因墓园土地被共产才撤散了看管人员。园内树木,碑刻石雕等物在1958年大炼钢铁运动时被毁于一旦。

  据传在明朝后期,我先祖爷之墓园被当地非鲁姓者忌妒非常。他们听信谗言佞语,说是天将降大官于鲁姓也,其数量如同一斗二升芝麻籽之多,并将欺负非鲁姓之族群使之与桑姓一起消亡。他们恐慌之后便按照高人的指点,在我墓园的上风水处——非鲁姓的地界上开挖一道护村壕沟,并佯装声言只为农田灌溉。开挖时,地下如鲜血般的红水流淌不息,出土的泥人泥马,战车官轿无数。当时,当地人普遍戏言,这一挖确实挖断了桑家庄鲁姓之风水,鲁姓从此不会出现大官。更有人戏言说,鲁姓之风水被挖断后、将地气聚集在离鲁氏墓地西北方三里之外尹集的高家坟园内,高家的后人必有大人物降世。果不其然,清朝乾隆年间便出现了高家四进士及第并各任其所之美谈佳话。

  千百年来,这块古老又圣洁的桑庄黄土地养育了无数代她的后人。她人杰地灵,名人辈出。据史料记载,仅明清两朝就有进士,监生,贡士达数十人之多。如:鲁伟、鲁宗仁、鲁善、鲁文美、鲁坚、鲁三近、鲁世家、鲁腾,鲁璋,鲁泮林等;又有明朝著名的俊威将军韩崇道,南昌知府王钢;值得称道的是:清朝乾隆年间台湾知府高舒祥、广西知府高振洛,路安知府高振宛、祈门知县高名世皆为进士出身,爷孙三代被誉为“一家四进士”而名扬天下。

  更令鲁姓后人引以自豪的是:清朝康熙年间,我始祖九世孙鲁璋、鲁柯二兄弟实乃人中翘楚。家道富甲当时,奉行仁慈、德善之道。除及时赋税捐赠之外,还广行济困之举。家供佛陀,乡设馈赠。冬则棉衣,夏则凉茶。接济来往贫困者不计其数。逢水蝗无收,饥稔之岁,便于大街路旁,设粥场赈济。璋柯二祖济资重修邓州至桑庄官道凡三十余里。道旁农田,买宽数丈,主人原耕,免除租税。凡有青苗季节,官私过往之马,食之勿驱。时康熙大帝闻鲁氏善举,龙颜顿喜,遂御笔赐书曰:“南国祥云”。并责令工部用檀香木雕成金匾,派尚书亲带御仗,将此御匾护送至桑庄西鲁营村。高悬于鲁氏府第,蓬荜增辉,乡里为荣。

  鲁氏府门面临新野通往邓州之官道。凡路经此地的文武官员,不论级别,见御笔如见帝颜。文则下轿,武则下马,皆行跪拜之大礼。村童及好事者每见官员乍至,以水洒地。时行跪拜之官员衣裤皆湿,围观者皆笑之不止。此种殊荣,可见一斑。御匾传至解放后,在土改中不知踪迹。此乃甚为憾事!

  近代又有早期的共产党人尹觉先,现代著名教育家、儿童作家韩作黎等等。这些个桑庄籍的古今名人,既是现代桑庄人引以骄傲的荣光也是我们学习的楷模。

     筑就广厦奔小康,莺歌燕舞唱桑庄。自改革开放以来,古老苍桑的桑庄又焕发了青春,这里到处洋溢着一派蒸蒸日上的景象。各行各业都充满着无限的勃勃生机,这一切都孕育着桑庄人的无限希望。据统计数字显示,2012年桑庄人的平均收入是改革开放前的近30倍。桑庄籍的学子考入并完成大专以上学业者数以千计,他们为实现振兴中华之中国梦在各条战线上正努力拼搏。我相信,在这块古老又神秘的桑庄土地上,今后必将会谱写出动人的新的律章,必将有更多的光彩闪现在人间。所有这些也必将传承给她的后人。

子鸣家声近  祖训恩泽长

——鲁姓与桑庄

﹙鲁子明第十九代孙鲁风帆撰文﹚

﹙2013年8月30日应《邓州市鲁氏祖系研究会》之邀约而作﹚

文章来源:http://blog.sina.com.cn/s/blog_80ab26700101dd2e.html

鲁姓与桑庄(鲁子明第十九代孙鲁风帆撰文)

打赏

桑庄镇 , 版权所有丨如未注明 , 均为原创
转载请注明出处:鲁姓与桑庄(鲁子明第十九代孙鲁风帆撰文)
喜欢 (0)or分享 (0)
桑庄镇便民平台
关于作者:
一个深切热爱着桑庄、热爱着家乡的人。 欢迎关注桑庄镇微信公众号:sangzhuangzhen 桑庄一初中同学会千人QQ群:52971403
发表我的评论
取消评论
表情 签到

Hi,您需要填写昵称和邮箱!

  • 昵称 (必填)
  • 邮箱 (必填)
  • 网址