童年游戏之:劈甘蔗

劈甘蔗

劈甘蔗,不知道在你的家乡有没有见过,在我儿时的乡村,它可是春节期间的一大景观,是那时贫乏的精神生活中的一个乐事。

小时候的家乡,现在常吃的这种粗壮的紫皮甘蔗极少见,那时几乎全是皮上沾着一薄层白脯的青皮细甘蔗。跑到村北十几里外的冀寨村或桥湾村进上两捆甘蔗就可以摆摊了,腊正月里甘蔗摊前,三两个青年小伙儿神聊海侃之际突然来了兴致,当即摩拳擦掌地从甘蔗摊上抽出一根来,再以某种方式决定顺序,就开始了PK。劈甘蔗的刀不似菜刀,更像西瓜刀,窄窄长长的;借几块砖头或一把椅子垫脚站上去,屏气凝神,拇指在甘蔗顶端轻点;及稳,刀背轻悄搁上甘蔗端头,如弓箭在手蓄势待发;刀光一闪,迅雷不及掩耳“嚓”地一下,一溜儿甘蔗皮落地。

当然是越长越好啦,劈下得越长,那握刀者越是洋洋自得。劈了多长就将甘蔗截去好长,余下的,下一个继续。若遇高手,有一刀劈到底的,当然极是漂亮,博得满场惊叹和喝彩。不济的,虚晃一刀,甘蔗毫厘未损,周遭一遍惋惜之声。还有的擦下一丁点的皮,但也要沿着擦痕切下那算盘珠大小的一截,显得小里小气,但可以原谅呀,因为有时就巧得很,往往就差别这一点定输赢呢。

有刀法了得的,恃才傲物艺高人胆大,就一人对两人或者三人。有的还专去拣那弯腰弓背的甘蔗来劈,仿佛那样才更显乘手。甘蔗底有根须如缕缠绕,益于站稳,却不利于劈开,这高手拎了甘蔗过来第一个举动就是将根须悉数削尽,仿佛真是要一刀劈到底的,露出一付胜券在握,志在必得的架势。
有时一根甘蔗那三两个人劈了一轮又一轮,还未短下去多少,那就要打一场持久战了,当然是悬念跌起,也可能会有精彩纷呈。

而有时一根甘蔗一会就完结了,速战速决。各自将自己刚才截下的战果一节接一节地摆在地上比长短,长者为胜,甘蔗自己吃掉,短者为负,为甘蔗掏钱,一段战事结束。若意兴尚酣,就立马再去抽一根过来继续,观者里一层外一层的往往更众,且一个个也是议论纷纷兴味盎然。